首页 > 文学之友 正文
 
 

关山月;中国诗坛的一颗耀眼的明星(三)

来源:   作者: 时间:2012-02-22 12:24:18
 

     对诗的几个方面的粗浅认识

  关山月

诗是什么。通过情况下,诗被认为是一种文学的特殊形式、是一种深刻的社会文化,但人们往往忽略了诗的另一面,即历史性和思想性,它不仅反映所处时代的文化气息,而且反映时代的精神风貌,因而,诗可以说是时代的灵魂,更是文化的精髓。

诗魂。对人而言,往往被视为依付在躯体上并能驱使躯体动作的魂魄,科学的讲,这就是精气神,然而,诗魂又在哪里呢?如果说人的灵魂是依付在躯体上的精气神,那么,诗魂就是依付在诗的字词行间里的精气神。人失去了魂魄,没了精气神,就会死亡,而诗没了精气神,就会失去读者,就会失去生命,因为读者是诗的生命。人和诗的躯体只是两种不同生命的不同载体及存在形式而已,而精气神才是实质所在。关于诗的评价,读者最有发言权,精气神越旺,其生命力就越强,读者就越多,诗的寿命就越长,这也是检验诗的唯一标准。一首好诗并不完全取决于它是否具有时代所要求的内容,而在于它能否吸引住读者的心,吐露读者的心声,且与读者心灵发生共鸣。

诗品。诗品因人而异,人品因利而别,人品有高低之说,诗品有差异之分。人品是人的固有思想与利害关系之间矛盾的集中表现,它形成于人的思想,表现在言行之中,人在社会生活的矛盾运动中显露出他的品德,矛盾越大时,品德下滑越快,矛盾消失时,品德会呈现平行或上升(提高)趋势。而诗品是均衡没有多大变化的,含蓄程度是它的唯一表现形式。诗品并不等于人品,同样人品亦不等于诗品,人品反映个人问题,而诗品反映社会问题。

诗的风格与鉴赏力。诗的风格就是作者的风格,这与作者的气度、视野和文化修养是分不开的。如同球员在球场(无论从形式还是内涵)上的自我表现是一样的,这种质的表现就是诗的风格,并影响着诗的可读性。而鉴赏力是读者特有的,如同球场上的观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或欣赏对象,这叫罗卜白菜各有所好,正所谓三人进餐,口味不同,这就是鉴赏力。诗的风格与鉴赏力,不仅是技术问题,而且是作者和读者对文化的认识及其修养问题,这需要彼此双方共同努力提高,单方努力是没有意义的,就是说,诗写得再好,没有相应鉴赏力的读者是不行的。

诗人。诗不仅是文化的延伸,而且是历史的产物,这就是诗的使命。历史是不容歪曲的,作为历史的产物,诗应该保持其真实的一面和本来面目。诗人是纯粹的,这点和纯粹的革命者是一样的,只是革命是一种信仰、是一种精神支柱、是立场、是切身利益,有阶级性。而诗人没有国界,相对是自由的,至少或尽可能跳出社会、看社会、写社会,同时,又是敢想、敢写、敢为反叛者和探求者。作为诗人,至少要有这种精神,超脱是诗人的最高境界,这也是诗人的价值所在。这并不是说,诗人不食人间烟火,只是指在创作时思想境界上的超脱,以求洒脱的心境进而作出好的诗词。诗人不单是文化人,而且也应是史学者,但不应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裁缝,否则,就会失去诗人和诗的本来面目,失去存在的意义,诗人应是诗路的开拓者,而不是拌脚石。诗人并不代表那一个人,或某个团体,它只属于历史长河,属于全人类,属于人民大众。

诗的含蓄与真实。律诗发展到今天,已失去了它原有的风味,但值得庆幸的是它得了推陈出新的延续和发展,尽管读起来不及旧体诗入味,但其生命毕竟得到了延续。旧体诗故然含蓄好读,但要求及为严格,当语言进入到白话时代的今天,已很少有人延用它了。除了形式,在现代律诗的创作要求上已宽松了许多,否则,真的就要绝种了。诗贵在含蓄,岂不知诗亦贵在真实,撇开了这点,诗就成了玩物,成了人们种养的花草鱼虫,这显然对文化对历史不恭,诗要记叙事物的本来面目,肩负起历史的使命,就不能一味追求含蓄。含蓄不是件容易把握的事,往往会掩盖事物本来,使读者迷失方向,因此,含蓄要讲,但不应是现代律诗所执着的,解决好含蓄与真实之间的矛盾才是现代诗人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诗的写作方向与市场。这关乎诗的前途,必须认真对待。诗没了正确方向,就难以找到自己的市场,就难以立足。诗没了方向,就像无头苍蝇,终了不会有出路。读者是一切文化的市场, 最广大读者又是一切文化的源泉。读者是自然、自愿的,不是强拉硬拽的,也不是作品以外争取来的。更多读者和评说,是所有写作人共同愿望和目的之一,诗人亦不例外,如今这个可达目的地市场群体不是别人,而是富有朝气的青年一代,他们是传播当代文化的主流和未来文化的希望,这应是诗的基本方向和市场。怎样打开这个市场,完全取决于我们作品自身的质量,这个质量不仅是文化含量,重要看它是否包含了这个群体和对这个群体情感投入的多少,看我们的作品距他们现实生活的远近与渗入的程度。当然,好作品不一定有好市场,好市场也不一定全是好作品。这就要看我们目的是什么,是为赚钱迎合市场、还是为活跃市场、促进文化,更是为了千秋文化的传播。目的不同,市场占有份额也不同,意义也各不相同。

诗不是孤立存在的。如果有人把诗看成是纯粹的、是价值廉成的古董、是高深莫测的道行,是孤立的东西,这显然不对。我们常说:文化生活,文化生活就是说文化和生活联系着,人离不开生活,生活也离不开人群及相互交流,交流就得说话,还要讲究方式、方法等,这本身就是文化,怎么能说不关联呢?文化是服务与生活的东西,生活给文化以无限的构思和丰富的营养。只要是有意义的作品必定是有趣生活的绝妙写照。因此,人不能孤立而有意义的生存,诗亦不能离开现实生活中的读者而显示其价值。

诗是写给当代大多数活人的,而不是给古人、也不是用来做古的。写作的人不应把自己混同与普通的文化人,要有历史感和责任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应把服务与读者生活做为创作的基调,只有这样才能出好作品,成为好作家,好诗人,成为读者欢迎的人。就诗而言,应该弄懂服务与活着人的真正意义。有些人,写了很多、印了不少,但有几人读、几人懂呢?那就难说了。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作品离读者、离现实生活太远,脱离了时代,给读者的情感太少或诗根本就不是写给读者的,仅仅是为取悦少数业内人士以博取诗人桂冠而已。逢人说古话,作为现代文化主流的年青一代,几人懂、几人理睬呢?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首先是学好它,再用活学活用的思想很好的翻译给当代读者。不要总以为只有古人才最伟大,如今我们不也出了个马、恩、列。现代律只所以面窄,不是没有翻译好古体,就是没有翻译过来,或翻译过了头,没有翻译过来看不懂,翻译过头无诗意。翻译旧体诗即要保留适当的韵味,又要做到三易”“三忌即:易记、易懂、易学;忌无诗意和诗意直白太过及守旧古式。做不到这点就不算成功。旧体诗今人作品目前除了诗词界互通有无外,外界基本一无所知,现代格律诗虽少可见,但普遍认为了无诗意或诗意直白太过。照此下去,诗词的前途又在哪里?要想把这一文化继续发展下去,不靠最广大的读者、不换血、不走诗的改革之路和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而仅靠有限的诗词界和旧观念、旧思路恐怕难以如愿,这即违背文化的自然规律,更有负与文化人的初衷,有碍于文化的进步。

旧体诗要不要改革。回答是肯定的。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旧体诗词要发展,要改革,一万年也打不倒,不但要改,而且要快,推迟一天,就落后一截。没有改革就没有出路、没有进步;不改革,中国诗歌文化事业就不能继续向前发展。旧诗改革,就如同今人吃羊肉串、吃羊肉火锅,古人是何吃法,今人少知,但如今的这种吃法和丰富的佐料恐怕古人不曾用过,这是今人的创举、这就是改革。旧诗改革就是变个活法,就是要取掉呆坂僵化的东西,添进活性新的成分,也就是今人如何写活旧诗并导入当代,使其继续发展下去的问题。旧诗改革即不能盲目冒进、也不能有懒汉保守思想、又不能崇洋,而要有中国民族和文化特色。评价一首新诗的标准不能还停留在古老的标准上,这是旧诗改革能不能成功的关键,不应把平仄、对仗、押韵、形式看得太重,该宽松的要宽松、该取留的要取留、该添新的要添新,更不能过分追求平仄或对仗、押韵导致诗不能达意,格律不为墨守,不要因词害意”(丁芒先生给我来信2004613),又指出写当代诗,即使应用古老的形式,也应当口语化《丁芒文集》,,因此,要整体评价,特别是看是否琅琅上口、有思想、有诗意、有意境、是否口语化、当代读者化、看它真的革新了多少,又成功了多少。语言上要回避陈腐、奥僻、生涩、不可故弄玄虚、卖弄诗风,叫人看不来,读不懂,有所反感。这些年,旧诗的改革在丁老的自由曲引发下形成了一股新的革新浪潮,不少人反映异常热烈,这是好兆头。但在一些旧思想、老观念影响下,旧诗大门开启微乎其微。要进步,就得顺应大潮流,逆流而上,奋勇向前,怕风险、怕翻船就别处在这个时代,就别上这艘改革大船,最好呆在陆上或家里,甚至连床也不要下;既然上了船就得起航,就得摸着石头过河,总不能把船老停靠在码头边,或在码头附近转来转去,怕风怕浪,不敢前进。别学茅坑里的石头,也别学大道上的石头,被人唾骂。社会上总有这么一些人,自称是传统文化的天使、中华精髓文化的忠实代表(实际上这是一种腐朽的思想),果若如此,旧体诗之初的创作者不就成了反叛者、中国还得实行封建帝制、我们还得回到老祖宗吃野果、穿树叶、住山洞的时代,否则,就是忘本、就是不传统?这虽不是一回事,道理是一样的。这种思想的人,说自己是传统文化的天使,那是借口,以此来掩饰自身不具备新文化而懒得学习新东西的不足和只会旧东西的事实。这种思想的人,是自私自利的。改革就是发展,发展是硬道理,他们不是不明白,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他们怕改革会造成自身的失业、怕得罪人、怕人说出风头、怕失败、怕已取得成就毁于一旦,一句话,怕风险、保全名节第一。他们不从大局出发,总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种人往往才是最危险、危害最大的人,是诗文化改革路上真正的拌脚石,所以说,反叛者要比自以为是的传统者好得多、高明的多、有益的多。历史发展到今天,在最广大的读者面前,谁愿做他们的敌人,谁愿做阻碍历史进步的罪人,应该没有,既就是有这种思想的人,该到清醒、放手的时候了,不要再延误历史进步了。

旧体诗与现代律诗之间的断代问题。这两种诗如同大河两岸之间没有桥梁只连接两个不同时代的桥栋,读者无法自由往来两岸。旧体诗无翻译大多读不懂,现代律翻译太过少诗意,而读者需要的则是介于旧体与现代律之间的能读得懂又有诗意的一种新形式,这种形式不是那一个或几个人所能决定的,需要更多勇敢的诗人不断探索实践,当代最广大读者的认同才行。

诗的读者路线。这里指诗的造词、用字上的普遍性(口语化)和诗的普遍可读性。只有承认诗的这两个普遍性,诗人才能找到立身的根本、才能给自身以正确的定位、才可能拥有最广大的读者和市场。诗的读者路线就是诗的群众路线,没有了这条路线诗人就成了睁眼瞎子,成了孤家寡人。当然,现在社会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写作不是目的,成了达到另一目的的手段,圣亦有私,何况人乎,自然能够理解。但不理解的是一旦达到目的,就忘了本,这是对文化的亵渎和不负责任;是对自身优势资源的一种浪费和犯罪。还有一些欺世盗名之徒,他们的目的与真正写作人截然不同,自然择路也就不同。读者路线是真正写作人的路线,这是个定律。另有目的者,自然是投机者,除了不可告人的捷径,不会走这条路。

  关山月诗选

  借宿遇雪

  借宿王洼一村落,农家庭院少瓦房。

  夜半寒炕无睡意,户外如昼正飞雪。

  华山观日出

  遥望灵霄宝殿旁,星辰待出正列行。

  神仙个个彩衣裳,或跨麒麟乘凤凰。

  红 鳟 鱼

  此物本非凡,条条值万钱。

  同样为刀俎,惟入玉银盘。

  入席闻雁声

  雁过西山声悲凄,闻者无心入宴席。

  虚空不知何处去 ,身倚孤云任东西。

  登六盘山两首

  ()

  青山白云裹,偶尔露锋芒。

  不知云深处,麒麟伴凤凰。

  ()

  人语盘山好,入云有数里。

  不遇众山小,俯首见云低。

  早春两首

  ()

  春风不识路,随柳入山中。

  曲径寻将去,闻鸟啼深谷。

  ()

  意醉人不知,莺啼似觉春。

  东风入罗衣,户外扬青丝。

  途游杭州

  窃闻江南多丽人,借道杭州三五日。

  西子湖畔捣衣女,个个国色无人敌。

  佳人

  少年美人胜古人,未抹脂粉已倾城。

  纵使貂蝉与西施,颜色依旧少三分。

  沙湖垂钓(两首)

  ()

  莺儿戏清泉,罗裙生紫烟。

  轻舟云深处,春钓不知还。

  ()

  星海沙湖游,划舫欲垂钩。

  忽见秦明镜,钓来寄莫愁。

  五月五日悼念屈原两首

  ()

  天街多豺日色暗,沅湘楚客泪已干。

  一轮新月沉碧海,鹤负冤魂上青天。

  ()

  汩罗浪声凄,白猿岸上啼。

  江花常呻吟,犹闻冤魂泣。

  西山行

  秋风叶落归鸟啼,万木枝空风凄凄。

  异乡同行能几人,夜半唯有明月及。

  雾天登六盘山

  盘山十万八千丈,耸入云端九万里。

  白云滚滚不见底,唯遇滔滔江水流。

  游西夏王陵(三首)

  ()

  夏陵千载尚巍然,银冢气腾贯九天。

  曾几何时英雄气,霸业功成弹指间。

  ()

  贺兰古道沙腾腾,犹觉无数撕杀声。

  遥望银冢千尺雪,疑似万颅白骨成。

  ()

  只为一人登九五,不惜万人变白骨。

  百姓可怜遭涂炭,十室九空蒿丈余。

  西湖赏花

  艳色动人自不知,常惹游客欲折枝。

  自古男儿谁无情,风流不过少年时。

  江南行

  行入苏州再入杭,久闻江南胜天堂。

  任凭市井一处去,颜色酷似画中藏。

  落花有感二首

  ()

  莫悲红花落枝头,他日春来还再发。

  人生短暂能几载,若如流水不复回。

  ()

  人生驹过溪,莫悲红花落。

  春来花再开,人生能几何。

  初游兵马俑归来有感

  初览秦俑犹觉梦,大军列阵似远行。

  夜半秦岭千里外,还闻隆隆车马声。

[ 责任编辑:wzw
 

[ 免责声明:] 中国金融文学网 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读者阅读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投诉热线:010-52880249

标签:

相关阅读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