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揽胜 正文
 
 

藏地散记

来源:   作者: 时间:2012-10-29 17:46:14
 

    年满五十岁之际,我终于有机会去西藏了!得到这个消息时,尽管我内心十分激动,但说句老实话,当时我却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怎么说呢,想去西藏的愿望其实一直是我的梦想,从当年轻人开始,我就十分向往西藏,因为西藏对我而言,它太神奇、太陌生、太遥远了,能去实地走一走,看一看是多么的不容易。当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他到过西藏,那个年代进西藏,条件要艰苦许多。他是随运输部队一起行动的,往藏南地区运输弹药,保障一线边防部队与印军作战。他们是从四川北上的,沿着那条著名的川藏线,一步步向上攀行,川藏线山高路险,在天寒地冻间,他们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尽管历经艰险,但许多年以后,我父亲每每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时,却总是满怀深情,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西藏不仅山河壮丽,而且还凝结着他们那一代人为建设西藏、保卫西藏的心血。
    如今,我就要动身去西藏了,我就要把我自己整个身心彻底交给这个海拔最高的雪域高原了,这一切,似乎来得太突然,太出乎意外了,着实让我兴奋了好几天。就在我即将动身去西藏的那几天夜晚,我努力地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将书柜中仅有的两本有关西藏方面的书籍找出来阅读,以便在最短的时间里走近西藏,使自己更好地与西藏融为一体。也就在那些日子里,家里人却一时为我的这趟高原之旅心存牵挂,这种牵挂与担心,其实更深一层的意思还在于高原的确有几分可怕之处。谁都知道,高原好去路难行,凡是海拔高的地方都缺氧,特别是身体素质差的人和岁数偏大的人到了那里一定会吃不消的,要是偶遇风寒和感冒,那麻烦可就大了,搞不好再得个肺气肿,说不定连小命都难保,以我五十岁的年龄和身体条件前往高原,不可能不引起家人的不同反响。
    同样就在这几天时间里,当我一门心思为西藏之行做着身心、物质上准备的时候,出发的日子终于来临了。那天,我们一行五人早早地来到首都机场候机楼,在等待登机这个时间段里,大家有说有笑的,显得既轻松又自信,好像我们并非要到生命禁区里去闯一闯,倒好像要到哪个旅游胜地去度假一般。其实,在我们这一行出行人员中,岁数最小的同志已有43岁,岁数最大的同志还年长我三岁,大家平时坐惯了办公室,又缺少运动,几乎都属于那种不太适合上高原的一类人,最为关键的是,只有李冰大姐进过西藏,那还是许多年以前的事,剩下几位都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头一回去西藏,怎样应对高原反应和处置突发事件,心里面并没有多少底。
    正说话间,广播里开始反复通知,让我们检票登机了。上午9点,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国航4211航班迎着跑道,呼啸着跃上了蓝天,从那一刻开始,我正式开始了我的西藏之旅。
西藏,我就这样来了!带着无限地憧憬和懵懂。

(一)高原反应
    2009年7月6日下午三点,飞机降落在西藏贡嘎机场,从机舱里走出来,我干得第一件事是戴墨镜,西藏的阳光太刺眼了,直刺得我睁不开双眼,内地哪有这么强烈的光线,过去我一直羡慕长着一双大眼睛的人,觉得惟有这般模样才好看和精神,到了此地我才悟到,其实长着一对小眼睛也没什么不好。来接站的人都是当地司法厅的同志,等敬献哈达仪式进行完毕,我们就直接登车往拉萨城区里奔去。贡嘎机场离拉萨市区有数十里路程,我们各自选择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不用偏头就能观测到窗外的情景,车箱里并没有什么人说话,偶尔才有人侧过头来,问主人一两个未闹明白的问题。坐在副驾位置上的是一位自带急救箱的年轻人,还有那位坐在车门进出口位置旁的女翻译,下车后,他们带我们住进了太阳岛宾馆,并一再告诫我们,为了安全起见和互相关照,每两个人安排一间住房,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要洗澡,在他们为我们发放红景天饮料和其它抗氧药物时,我才彻底醒悟过来,原来我们真得置身于高原腹地了。
    刚开始,我并没在意他们的善意提示,只是当我在随后的时间里会见了几位在拉萨工作的同事,又相互闲谈了好一阵之后,我才感到口干舌燥,才感到格外的疲倦和头脑发沉。到了此时,我还顽固地认为这是一种常有的旅途综合症,稍许休息症状就会自然减轻,未曾料到,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却连坐都坐不稳了。西藏夏季昼长夜短,那天的晚宴七点才开始,挺丰盛的一桌川菜,我却没怎么动筷子,并非我讲客气,实在是因为那时候我头晕得不行,根本就无心思端起饭碗,完全是基于礼节礼貌才勉强来参加的。那种高原反应应该怎么形容呢,恰当一点的比喻,就好像一个人喝了超量的烈性酒,不久之后开始天旋地转,甚至会出现神志不清和头重脚轻的症状。
我已记不清我是怎样回到住房的,只记得晚宴结束后,当地的同志说的那句话,那句高原缺氧,大家会睡不好觉的话。尽管他们是这样形容的,可是我一回到房间,见到那张床铺,困意当时就上来了,我将外衣一脱,也顾不上洗漱,钻入被窝倒头就睡,仿佛熬了几个通宵需要立即补觉似的,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微微发亮,不用说,这当然是第二天的清晨了。这天早晨起来,我头不晕了,但也难逃轻微头痛的折磨,最为关键的是倒不上来气,大有英雄气短的感觉。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高原反应强烈,结果一问众人,原来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他们的主要症状是睡不着觉,其中还有两位反应特别强烈,当我们步入餐厅一块吃早饭的时候,李冰大姐和李哲宇两位同志刚喝了几口稀饭就哇哇大吐起来,我那时候不知为什么还有心思开玩笑,并风趣地给他们取了个蒙古族绰号:格日吐。这点小意思也许还算不上什么,数日后,当我们一行来到海拔5013·25米的米拉山口和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时,才彻底意识到雪域高原确实厉害,当时,我们刚从车上下来,依然与平时一样准备选择一个上方上水的位置拍照片,还没有走出去三四十步,一个个就好像负重过多,直累得喘不上气来,脚底下又仿佛踩在了棉花团上,真有点有劲使不上的感觉。

 1/1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 责任编辑:中国金融文学网
 

[ 免责声明:] 中国金融文学网 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读者阅读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投诉热线:010-52880249

标签:

相关阅读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