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天地 正文
 
 

宋超闪小说十题

来源:   作者:宋超 时间:2013-07-31 14:37:30
 

宋超闪小说十题
父亲
成家后我租了一套两居室想把父亲从乡下接进城,父亲总是不肯。父亲说:“爹现在自刨自吃还得行,进了城吃喝拉撒都要钱,能省就给你们省点吧。”
父亲不肯,我得每月按时给父亲一千元生活费,这个标准是父亲定的。父亲说:“种庄稼买种子要钱,买化肥要钱,买个仔猪要钱,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要钱,七大姑八大姨的有个喜事也要钱,你两口子都有工作,就每月出一千吧。”。
母亲过世得早,是父亲把我拉扯大的,尽管工资不高,父亲提出的标准有些高,我还是依了父亲,平时打紧一点也就过去了。
一晃十年过去了,我在城里按揭了一套三居室的新房。一天,我又去给父亲汇钱,刚进银行大门就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
 “爹现在都快六十了,看来种庄稼已经不行了,养儿防老,积谷防饥,我想进城住几年,老屋我和你表叔都说妥了,现钱十万,生活费你就不要汇了。”父亲在电话里说。
我连夜租车把父亲接过来。
“爹听说你在城里买了新房,我心里就高兴,我儿也有自己的房子了,这房要花不少钱吧?”一进门父亲就问。
“四十万多一点。”我说。
“你两口子哪来那么多钱,不会干犯错误的事吧?”父亲说。
“不会,我们在银行按揭了二十万。”我说。
“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拿了不干净的钱呢。”父亲说。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晚上,我叫妻子炒了几个下酒的小菜陪父亲喝酒。酒过三巡,父亲从身上摸摸索索取出一叠花花绿绿的纸条递到妻子手里。
“这是你两口子这些年汇给爹的生活费,我一分都没花,全给你们存着呢,当时你们还年轻,爹怕你们不懂事不会持家过日子就给你们定了这个标准,爹是帮你们存钱呢,加上老屋卖的钱都在这里,一共有二十万多一点,明天你们去取过来把银行那贷款还了,省下那利息爹就够了……”父亲说。
父亲还没说完,我看见妻子的眼睛已经湿了。
思想准备
市分行正在考察我当县里副行长的事,行长突然通知我去趟他办公室。
上面正在征求我的意见,我怎么说好呢?有些人好像对你有看法,你提前要有思想准备……行长显得有些为难。
还不是行长您一句话吗?我讨好地说,悄悄放了一个红包在行长兜里。
第二天,董事长又突然通知我去趟他办公室。
上面正在征求我的意见,我怎么说好呢?有些人好像对你有看法,你提前要有思想准备……董事长显得有些为难。
还不是董事长您一句话吗?我讨好地说,悄悄放了一个红包在董事长兜里。
第三天,纪检书记又突然通知我去趟他办公室。
上面正在征求我的意见,我怎么说好呢?有些人好像对你有看法,你提前要有思想准备……纪检书记显得有些为难。
还不是书记您一句话吗?我讨好地说,悄悄放了一个红包在书记兜里。
我如愿以偿的坐在了副行长的位子上。
其实,我早就有思想准备。
领导的屁股
领导属虎,是个女的,人称母老虎。领导最近心情不好,单位里的人都怕她,平时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敢说一句:领导好。
好过屁。领导说。
领导的确不好,成天坐卧不安。
领导去县里、省里、北京的医院找专家检查,都没看出什么问题。
单位里就我不怕领导。
我不但不怕领导,我还敢摸了领导的屁股,从来不隔着布,我敢摸领导屁股,我还敢摸领导其它地方,也从来不隔着布。
那天,我去领导办公室送文件,刚想敲门,门自己开了,有人从领导办公室出来,我直接就进去了,我看见领导慌慌张张把一包东西往抽屉里放,我想退出了已经晚了,慌忙之中领导手中的东西撒了一地,我惊呆了,领导也惊呆了,那是五大五捆崭新的老人头,领导好久没有回过神来,我也好久没有回过神来。
我赶紧马上把门关上,一捆一捆将老人头捡起来恭恭敬敬递给领导。
你会说出去吗?领导把我叫到里面的休息间轻声细语地问。
不会。我说。
真的不会?领导说。
真的。我说。
领导一下子抱住我,领导说,你要是说出去我就完了。
领导把我越抱越紧,我喘着粗气。
我不说出去你也完了。我说。
我开始摸领导屁股,我摸完屁股又摸领导其它地方,我还做了一个下属不该做的事。
我看见领导的屁股上长着一个小尾巴,那东西一天比一天长,我开始担心,领导的尾巴照这么长下去,会不会在某一天从裤管口露出来。
春天里
张局对妻子说,我要到乡下去检查,恐怕晚上回来不了。
回不来记得打个电话哟,路上开车小心点,少喝酒,别逞能。妻子说。
知道了,少喝酒,不逞能。张局说。
出门的时候妻子送跟出老远,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直到张局的车起步。
车刚刚驶入街道,张局就开始打了电话,你在哪?我想你了。
想我就找地方呀。那边说。
“春天里”咋样?张局说。
“春天里”是一个外地老板投资的,张局观察过,里面的服务员也是清一色的外地人,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地方。
好,有诗意,我等你哟。那边说。
张局拐了几个弯就到了“春天里”,一进酒店大门,果然他想的人已经如一潭秋水瘫在酒店的真皮沙发上,那样子足以淹死任何一个生理健全的男人。
张局拿出假身份证正要去吧台登记,这时,酒店来客人了,张局瞅一眼,面熟。再瞅一眼,更熟,是副县长。张局吓出一身冷汗,一闪身躲进屏风后面,沙发上那一潭秋水也动了起来,闪身溜出了酒店。
副县长也拿出假身份证到吧台去登记,后面又来了一位客人,张局隔着玻璃门瞅一眼,面熟。再瞅一眼,是个女人,面更熟。张局又瞅一眼,以为那一潭秋水又溜回来了。等女人推开门进来,张局揉揉眼又瞅一眼,不是,不过张局这回算是彻底看清了。
等副县长和女人离开吧台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张局悄悄地离开了“春天里”,抬头看山,刚刚泛绿的山头就像一顶顶绿帽子压得他的头都快炸了。
顶级魔术师
我最近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的魔术表演节目,并好在妻子和父亲面前对大师们的魔术表演水平评头论足,今天说这个不如大卫科波菲尔,明天那个不如克里斯安吉尔。
妻子听得烦了就说,今天说这个不行,明天说那个不行,有本事你去表演一个让我们看看?
没啥了不起,我要是和他们一样从小学魔术表演,我肯定比他们强,还轮得到他们在那儿丢人现眼。我没好气地回妻子。
你能干怎么工作半辈子连个科长都没混上还想上中央电视台?妻子丢下一句硬梆梆的话自己做家务去了,剩下我和父亲坐在客厅里。
每当这个时候妻子总是击我软肋,我心里不高兴,也没心思再看下去,顺手把遥控板递给父亲。父亲是教育系统的退休人员,曾官至校长,平时没啥爱好,就喜欢看个新闻。遥控板已经将近一月没有回到父亲手中,父亲接过遥控板马上就调到县电视台的新闻频道。
这时,电视台正在播放县长深入基层访贫问苦的新闻。县长原来是父亲所在学校的门卫,后来不知怎么就官运亨通,先是当了父亲的校长,后又当了父亲的局长,现在又当了我们的县长,听说还是副市长的培养对象呢。
儿呀,你两口子为看个电视争了一个月,有些话我早就想找机会给你说,今天好,机会来了,你要明白,世界上顶级的魔术师不是大卫科波菲尔,也不是克里斯安吉尔。父亲说。
哪是谁?我好奇地问。
是他。父亲指着电视里正在向贫困户发救济款的县长说。
有滋有味
张三和李四是邻居,张三经常请李四喝酒,每次张三都炒了两盘黄豆下酒。两人你一粒我一粒从早晨喝到中午,两盘黄豆还剩一半。
日子长了,李四觉得应该回请张三一顿。
老喝你的酒,老吃你的豆,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今年你家没有种芝麻吧,正好我家今年收了几斤芝麻,咱就炒一盘让你尝尝鲜。两人桌前坐下,李四说。
杯子摆好,筷子上桌,酒是二块五一瓶的包谷烧。李四婆娘很快就端上一盘芝麻,二人芝麻下酒你一杯我一杯喝起来,张三心中不悦却又说不出口,索性把筷子在酒里一蘸再去夹芝麻,筷子被酒打湿很快粘上数粒芝麻,张三就蘸一下吃一口,再蘸一下再吃一口,一盘芝麻很快吃光。
李四又朝屋里喊,再来一盘。李四婆娘很快就又端上一盘芝麻,张三蘸一下吃一口,再蘸一下再吃一口,一盘芝麻又很快吃光。
李四又朝屋里喊,再来一盘。
两人一边一边喝,从早晨喝到中午。李四朝屋里喊了五回婆娘,李四喊第六回婆娘的时候,婆娘说,芝麻没了。
算了,不喝了,再喝就醉了,来,咱哥俩最后再干一杯。张三说。
也行,明年芝麻熟了再请。李四说。
盘子里还剩最后一粒芝麻,张三又蘸了一下准备去夹,这时,一只苍蝇飞过来歇在盘子上,张三一巴掌拍过去,苍蝇飞走了,那最后一粒芝麻却滚进了桌缝里。
浪费了太可惜。李四说,遂朝桌子一巴掌,那粒芝麻又从桌缝里蹦了出了,李四又蘸了一下筷子粘起芝麻。
李四出门的时候,张三见李四吃得有滋有味。
彭姐的孝歌
家乡凡老人过世都有唱孝歌的习俗,唱孝哥一般都是男人的拿手戏,很少有女人唱孝歌,我见到唱孝歌的女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彭姐。
彭姐一生比较落魄,家有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和一儿三女,土地到户前口粮不够吃,不得已彭姐靠给别人家唱孝歌养家糊口,这也是她一家人唯一的生活来源,方圆百里,哪里有老人过世哪里就有彭姐的歌声。
彭姐的孝歌如高山流水,没有人知道彭姐的孝歌师从何方神圣。
彭姐的孝歌如滔滔江水,没有人知道彭姐心里藏着多少永远也唱不完的孝歌。
那天,彭姐又去一家唱孝歌,正好那家灵堂前的贡馍不见了,主人家就怀疑是彭姐偷了贡馍,因为几个唱孝歌的只有彭姐的家境最值得怀疑。
彭姐蒙冤,从此金盆洗手不再唱孝歌。断了生活来源的彭姐家境更加贫困,有人实在看不下去就去请彭姐,给的粮食是请别人的数倍彭姐始终不肯出山。
那一年,彭姐的男人在上山砍柴时饿死在山沟里,彭姐找到男人的时候,男人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办夜场的那天晚上,好多人都自发地免费去给彭姐的男人唱孝歌送行,场面非常壮观。
有人看见彭姐试了几次总想给男人唱一首孝歌,唱她一生中最后一首孝歌,但彭姐怎么努力也没把她心中的孝歌唱出来。
情人风波
李局和张局是至交,住同一个小区,二人都在外面养了情人,这事李局老婆知道,张局老婆也知道。
要是让老娘抓住把柄,我看他这个局长还能嚣张几天。李局老婆见了张局老婆说,张局老婆笑而不答。
听说张局也在外面养了一个。李局老婆还对张局老婆说,张局老婆依然笑而不答。
国庆期间二人驾警车携情人外出旅游,不巧被一记者抓拍传至网上,二人回来就被纪委喊去谈话,还喊了二人的老婆去和网上的照片比对。
“你说,这到底是哪个妖精?这到底是哪个妖精?”李局老婆见自己老公搂着情人的场景出现在网上哭哭啼啼拉着李局要离婚,还当着纪委领导的面使了九阴白骨爪。
“死鬼,你怎么把我们两口子亲热的照片也传到网上,都四十几的人了也不嫌羞。”张局老婆见自己老公搂着情人的场景出现在网上,当即搂住的腰张局笑得前俯后仰,还当着纪委领导的面在张局的腰上掐了一下。
不久,李局被免,还背了个开留,婚虽未离,两口子却一下子没有了往日的风光。张局没免,只是因违规使用警车给予了党内警告处分,风光依旧,两口子也变得恩爱如初。
原来,李局和情人亲热的镜头被人拍个正着,而张局和情人亲热的镜头情人只是一个披着长发的背影,张局老婆平时也留一头披肩长发。
读狗
村人读人,知人脾性,喂我读狗,知狗脾性。老张家养了一条大黑狗,村人皆怕我不怕。
老张当土管员,我去找老张办事,大黑狗从老张家窜出来直奔我,我一点也不怕,我蹲下做拉屎状,狗也蹲下做等待状,大黑狗不咬了,还冲我直摇尾巴。
老张当乡长,我去找老张办事,大黑狗从老张家窜出来直奔我,我一点也不怕,我把一条烟、两瓶酒在在大黑狗面前一晃,大黑狗不咬了,也冲我直摇尾巴。
老张到城里当局长去了,我去找老张办事,我恐城里人多嘴杂,还是习惯到老张家。大黑狗还在,从老张家窜出来直奔我,我一点也不怕,我把装有十万块钱的皮包在大黑狗面前一晃,大黑狗不咬了,又冲我直摇尾巴。
老张当副县长了,我有更大的事必须找他,我恐城里人多嘴杂,还是习惯到老张家去。到了老张家门口,大黑狗破天荒没有从老张家窜出直奔我,我有些意外,这时几个警察从老张家出来,我看见大黑狗就躲在角落里哆嗦,问了邻居,知道老张的儿子双规了,赃物全部存放在老家。
警察走了,大黑狗战战兢兢地从角落里走过了,我没有将装有五十万的皮箱在狗面前一晃,我一跺脚转身走了,大黑狗吓一跳也一转身走了,我去了外地,大黑狗去了一片绿油油的苞米林。
今天我请客
村长进城开会会餐时喝得有些高,村长想去冲个澡醒醒脑,醉眼朦胧中出来就看见一个叫“春光无限好”的桑拿中心,村长跌跌撞撞飘进去,技师全是青一色着低领露背装的大姑娘。
洗澡吗?技师问。
不洗澡还能干……干啥。村长说。
技师们看着村长醉醺醺的样子,都笑开了:“需要搓背吗?需要就挑一个!”
“随便。”村长一个趔趄倒在一个技师怀里,那个技师顺势把村长扶进一个包间。
“哗哗”冲过澡之后,村长开始慢慢清醒起来。慢慢清醒起来的村长看见一团白花花的身子正在他一丝不挂的身体上游走,村长感觉自己这是到了天堂。
“多……多少钱?”从天堂回来的村长这回彻底清醒了。
“不收钱,今天我请客。”白花花的身子说。
这是咋回事?彻底清醒了的村长彻底不明白了。
回去给瞎子老爹弄份低保就行了。白花花的身子说。
村长一下子想起瞎子老爹也有这么大一个女儿,前些年去县城打工,有好几年没有回村了,只是隔三差五给老头子寄钱……
肖晨老师点评:今天我请客(闪小说)
http://www.xiaoxiaoshuo.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4758&fromuid=93526
1、开篇第一段里面,一个字用得很好,很精彩。
2、小说极具戏剧性,那个白花花的身子,让村长恍如在天堂,最后却发现她原来是自己村里出去的丫头,村长瞬间想必有重回人间的错觉吧?时间与空间感很好。
3、读后觉得心情沉重,一个孝顺的,沉沦于风尘的姑娘,也许在风尘中已没有感情可言,但是她是那么爱自己的瞎子老爹。作品中的人物,主角与配角的描写发生了颠倒,她的描写,着墨不多,形象却刻画出来了。妙!
 
作者简介:宋超,男,196810月出生,高中文化,中共党员,19868月参加工作,20133月开始致力于闪小说写作,已在《当代闪小说》、《国际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闪小说多篇。
通讯地址:陕西省镇巴县城北农村信用社
联系人:宋超
QQ1248041077
电话:13488056818
邮箱:13488056818@163.com

[ 责任编辑:中国金融文学网
 

[ 免责声明:] 中国金融文学网 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读者阅读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投诉热线:010-52880249

标签:

相关阅读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