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史话 正文
 
 

回忆钱币学家卫月望先生在淄博

来源:   作者:山东淄博农发行 柴洪德 时间:2012-04-23 14:32:45
 

 一九九三年深秋的一天,我收到了寄自人民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分行金融研究所的一包邮件,打开一看,是一本刚出版不久的《辽代货币文集》。该书是中国钱币学会名誉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国际纸币学会和东方钱币学会会员、著名钱币学家卫月望先生委托他在内蒙古人行工作的儿子卫老师寄给我的。是对卫老先生前不久来淄博万杰医院治疗脑肿瘤疾病期间我们给予的关照表示谢意。

卫月望先生一生致力于钱币研究事业,特别对于纸币研究和少数民族地区的钱币研究用力甚深,积累了大量资料,取得了丰硕成果,他在钱币学界联系广泛,为推进我国的钱币事业不辞辛劳,做了大量工作。老先生因病不幸于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三日逝世,享年74岁。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快二十年了,翻开这本由人民银行李葆华老行长题写书名,时任中国钱币学会秘书长戴志强同志作序,收辑论著319篇,共计60余万字的著作,与卫老先生相识的情景依然是那样清晰。

那是一九九三年夏秋之交的一天,时任人民银行博山区支行行长的我接到市行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我们帮助联系博山万杰医院,准备接待一位来自内蒙古人民银行的老同志前来就医,领导特别交待:卫老先生是我国著名钱币学家,总行、省行有关领导十分重视卫老先生的治疗工作,专门打来电话要求我们全力配合。由此可以看出上级行领导对一位老专家的关怀。为此我们支行有关同志专门进行了研究,我迅速与万杰医院孙启银院长联系做好接诊工作。

卫老先生在其儿子卫老师和内蒙古人行有关同志的陪护下顺利入住万杰医院。由于卫老患脑部肿瘤疾病,入院时己行动、语言困难,因久难进食身体十分虚弱。据卫老先生随行人员介绍,卫老先生的病情已不宜外科手术治疗,是北京一家大医院推荐到万杰医院进行伽玛刀放射治疗的。

万杰医院领导十分重视,孙院长亲自安排专家进行会诊制订治疗方案,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伽玛刀手术。手术时我陪同省、市行有关领导及卫老先生随行人员守候在手术室外,孙院长安慰卫老的亲属说:放射治疗卫老先生这种病虽不能根治但在减少病人痛苦延缓生命方面效果十分显著。

在等候卫老先生手术期间,我与卫老先生的儿子攀谈了解到:卫月望是山西万泉(1954年与荣河合并今称万荣县)皇甫乡北吴村人,1923年生。其父卫聚贤是我国近代大名鼎鼎的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家、古钱币学家、博物学家。卫聚贤1927年毕业于清华国学研究院。曾师从梁启超、陈寅恪、王国维、赵元任、李济等五大导师,历任暨南大学、中国公学、持志大学教授。1928年任南京古物保存所所长,发掘南京明故宫并主持南京栖霞山三国墓葬发掘,1936年上海成立中国古泉学会,担任评议。同年8月任吴越史地研究会总干事,主编《吴越文化论丛》。1943年在重庆任说文社理事长,主编学术月刊《说文》。1949年离开大陆,历任香港珠海、联合、华夏等书院教授,香港大学东方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台湾辅仁大学教授。著有《中国考古学史》、《中国社会史》、《古今货币》、《台湾山胞由华西迁来》等。卫聚贤一生著述等身,是民国时期著名学者,堪称中国历史学界的化石,因他后来离开大陆赴港台,知道他的人便不多了。

卫月望小时候受父亲影响,青年时期就广范涉猎钱币研究领域。40年代初,卫月望当时20多岁,他在父亲的支持和指导下,进行考证、编写工作,完成了《古钱币年号索引》一书,于1942年由重庆说文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问世,显示了他在钱币研究及治学方面的刻苦精神及严谨学风,受到学界的称赞,也为他以后向更高层次发展奠定了基础。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等待,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卫老先生被推出手术室,手术治疗效果十分显著,卫老先生不仅神志清醒,而且一再要求吃点东西。他因病已多日进食困难,医生讲脑部压迫神经的肿瘤已去除,病人饥饿感一下显现出来,可以少量进食易消化食品。

在病房里,卫老先生及陪护的家人连称:神奇。他们没有想到伽玛刀治疗效果会这样好。卫老先生是一位性格爽朗和善健谈的老人,他向我们介绍病情介绍自己的研究工作情况,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十分看的开,他直言: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足矣。

老人的儿子卫老师告诉我:老人前不久赴台探亲学术交流,回来后手头有一部重要著作即将出版,那是他一生的心血,还有些工作需要他做。由此可以看出卫老的敬业精神和治学严谨,一个把事业看的高于自己生命的老人,让我们肃然起敬。

为了让老人好好休息,我们一行人与卫老先生告辞。出了病房,我与卫老随行人员安排好陪护人员有关事项后,请其他陪同人员一同到区人民银行招待所住宿。

卫月望老先生在博山万杰医院就医前后十余天,我多次到医院看望并与卫老交谈,虽是忘年之交时间又十分短暂,但卫老言谈为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们话题自然是钱币方面多些,我对历史兴趣浓些,而对钱币知识的了解十分有限,但卫老却十分愿意与年轻人交流对钱币的认识,谈起古钱币他更是如数家珍,对齐刀币评价甚高。我向他请教钱币收藏知识,他笑答:他对钱币只研究不收藏。问其缘由,他儿子卫老师介绍说:解放初期,卫老把父子俩收藏的3000多件文物无偿的捐给国家,又将自己费尽心机、多方收集的1000余件货币实物,也无偿献给中国历史博物馆。现在已很少能收集到比他捐献出的实物更为珍贵的钱,因此他索性不再涉猎实物收藏。

卫老先生是个十分谦恭、重情谊、守信用的老人,对到淄博就医他多次表达谢意,认为给我们添了麻烦,十分歉疚、无以为谢,老人再三邀请我们有机会一定到内蒙去做客。老人还把手头仅有的几枚民国七十年至八十年发行的新台币硬币送给我以兹纪念,并表示新作出版后一定给我寄一本。这就是本文开篇所提《辽代货币文集》的来由。而没想到与卫老先生博山一别再无缘相见,就在我收到老先生委托儿子卫老师寄给我的《辽代货币文集》半年后,老人病逝。

以后虽没有再与卫月望家人联系,但与卫老先生的相识也使我对钱币知识兴趣更甚,而对卫老在钱币研究方面建树更为留意。卫老晚年对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北方辽钱的研究在学术界有很高的威望。他对宋代的交钞、北宋的纸币、金代的逐路交钞、明代的通行宝钞、清代银行发行的纸币,曾作过专题研究,特别是契丹等少数民族货币发展史,都有系统的较深的探讨。他还写过一篇《唐僧取经途经各国的有关钱币之记述》,对西域少数民族的货币发行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记述,是当今研究少数民族货币发行情况的一份极为珍贵的资料。而《辽代货币文集》则是集大成之作,用戴老在本书序言论中的话说:这本集子是在卫月望先生长期积累资料的基础上编辑而成的。”“它的编辑出版,为进一步开展辽钱的集藏和研究提供了方便。

   以后我通过媒体了解到:卫老先生在国际钱币界也享有很高的声誉。说起卫老在国际钱币界享有的声誉不能不提及 1986年9月,在英国首都伦敦召开了第十届国际钱币学术会议。会上,卫月望宣读了《世界上最早的一张纸币》一文,并公布了该纸币就在中国的讯息,立即引起了会场轰动。此外,他还对日本、蒙古等国的货币进行了研究,撰写了《从世界上面值最大的一张发票看日本经济的起家》、《东南亚发现的汉文锡币》、《中日朝越历史年代对照表》等文章,对我们了解该国的情况和国与国之间的货币交流不无裨益。

  卫月望正直、纯朴,卫老病逝后许多友人及钱币爱好者撰文缅怀这位把一生献给祖国钱币研究事业的老人。称赞他虽然整天钻在钱眼,在钱币里生活,但他从来不贪财,不爱钱,终生淡泊名利。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那么多有价值的著作,竟是在7平方米的蜗居斋写出的。

如今,卫老先生仙逝十几年了,翻阅卫老赠我的《辽代货币文集》,时常感念与卫老相见恨晚,补记短文权作纪念。 

[ 责任编辑:中国金融文学网
 

[ 免责声明:] 中国金融文学网 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读者阅读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投诉热线:010-52880249

标签:

相关阅读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