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夏文明 正文
 
 

论草原文化对华夏文明的贡献

来源:   作者:北京 若川 时间:2012-03-06 14:23:02
 

 题记:红山文化引发了世界对中华民族文化起源的研究热潮,“中华第一龙”的出现又使“龙的传人”对自身民族的起源和发展有了更深的认识。

 面对茫茫无际的大草原,聆听着如涕如诉的马头琴声,不由得将我们的思绪引领到很久很久以前,追寻草原文化,求索华夏文明-----

 华夏文明(亦称中华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也是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目前研究认为,华夏文明是黄河文明、长江文明和北方草原文明三种区域文明交流、融合、升华的果实。

 考古成果证明:草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世界文化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中国人所以称为“龙的传人”,根源于对龙凤的崇拜(最早的中华龙凤图腾即出土于内蒙古东部的翁牛特旗)。内蒙古距今五六千年的红山文化、女神庙和积石冢群等把龙和华(花)两种不同文化传统的象征标志结合在了一起,迸发出中华文明最初的火花。内蒙古的红山文化晚期的祭坛、女神庙和积石冢等遗存把中华文明史提前了1000年。黄河文化、长江文化,共同组成中华文化,形成了三个经济文化区,由北向南分别为:蒙古高原及东北和青藏高原畜牧渔猎文化区——草原文化;黄河流域的旱地农业文化区——黄河文化;长江流域及其南部的稻作农业文化区——长江文化。当然,这只是大体上的划分,阴山山脉、秦岭山脉和南岭山脉这三条东西走向的山脉成为文化区域的分界线。

 过去对于中国北方的草原文化,我们只能望草兴叹,在欣赏茫茫无际自然景观的同时,更让人想象到凛冽飙风,弯弓射雕;金戈铁马,旌旗猎猎的征战场面,很难想到文明和文化,但事实上他们也把辉煌文化也遗留给了我们。

 比如:内蒙古有很多远古岩画艺术遗存,图象诡奇神秘,场面惊心动魄,令人联想到这些古老图案、线条和色彩的背后许许多多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再比如:草原青铜文化诞生于4000年前。中原地区的青铜大多用于祭祀,而土草原青铜主要用于制造兵器和生产工具。骑士们高举青铜刀剑征战,住在蒙古包的蒙古人则用青铜农具犁开草地,播下农业文明的种子。

 曾几何时,蒙古高原沧海桑田:古海岸、古生物化石、火山堆等形态各异的地貌景观,无声印证着这里曾是汪洋大海,是造山运动把阴山、大兴安岭和燕山几条山脉隆起抬升,形成了高原。冰期前后内蒙古大地气候温暖湿润,旷野广阔,河流纵横、湖泊众多、森林茂密、土壤肥沃,植物和动物种类繁多,巨大的恐龙也在这里出没觅食。

 内蒙古还是亚洲古人类文明的发祥地,源头追溯到70余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彼时的古人类以狩猎为生,要打造石器与野兽搏斗(呼和浩特市东郊的大窑遗址就是古人类打制石器的场所,直到30余万年前他们还在这里活动)。35万年前,黄河中上游的河套地区气候温和适宜,动物活跃于湖泊、草原和森林中,河套人在这里创造了萨拉乌苏文化。在东部,札赉诺尔人在1万年前创造了札赉诺尔文化,他们的头骨已经具有原始蒙古人种的体质特征,其活动范围包括了整个北亚草原。

 考古表明:l万年以前我国的平均气温比现在高46摄氏度,内蒙古中部的阴山北部以及东部的西拉木伦河、老哈河一带森林茂密,水草肥美,由于人口增加,渔猎狩猎文明开始向农业文明过渡。到了5000年前,各部落财富得到积累,在中东部地区建筑起了前文所说的城堡。然而,随着自然气候的变化和文明的成长,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距今约40003500年之间,整个蒙古高原的气候由暖湿型气候向凉干型转变,湖沼消退森林缩减、草原面积扩大,渔猎文明和农业文明转型为游牧文明。

 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交融了几千年,主要有商周时期的戎狄、秦汉时期的匈奴族、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鲜卑族、隋唐时期的突厥族、两宋时期的契丹族、女真族、元代的蒙古族、明清的满族。

 匈奴文明建立了第一个草原王国,引发了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较大范围的碰撞,实现了草原民族与中原汉族的第一次民族大融合。鲜卑文明第一个人主中原,建立了北魏王朝,实现了农、牧文明的第二次大融合。蒙古文明更把草原文化推向鼎盛时期。成吉思汗集北方少数民族文明之大成,建立蒙古汗国,开辟了亚欧通道,促进了东西文明的交融;忽必烈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统一王朝----元朝。

 翻开历史的长卷我们发现:中原与北方两大区域的并峙,战争只是暂时、局部的,更多的是“马绢互市”与“茶马贸易”。一部草原文化史就是一部多民族互相交融、共同进步的历史。北方草原民族文化不断与中原农耕文化相互交流和融合,既改造和促进了北方民族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迅速发展,也共同创造了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
    不仅如此,草原文明也为世界文明发展做出了贡献,在世界几大文明古国中,中国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区域,北方是广袤的草原,东边、南边是大海,西南边是号称世界屋脊的高山。在中华文化的三大板块中,北方的草原文化最具有世界性品格。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历史上多批次、长距离迁徙,携带着代表着当时先进文化和先进技术的成就,影响了日本文化和美洲文化,对亚洲历史、美洲历史乃至世界文化史的重大贡献。

 草原丝绸之路也是东西文化交流的桥梁。北匈奴于公元91年退出漠北,向西迁徒,经过二三百年,深人欧洲,促成了中国文化与波斯文化、希腊文化、罗马文化以及印度文化的空前大交流。波斯、希腊、罗马文化之东传,促进了中国文化的多元大发展中国冶铁、穿井技术、养蚕与纺织技术等之西传,也极大地丰富了欧洲文明,直至北匈奴文化完全融化在欧洲文化之中。继匈奴、突厥之后,蒙古汗国西迁,又一次影响了世界格局。当时,西方文化在中国广泛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也传入西方,从而吸引了西方各阶层人士纷纷前来东方考察游览,产生了当时的西方中国学。

 绵延万里的草原丝绸之路,一直是连接贯通东西文化交流的桥梁,辽阔美丽的内蒙古大草是不同国家地区、不同民族文化风格的汇合地,它不仅促进了东西文化相互传播,也在保持本地区和民族传统文化本色的同时,汲取着异质文化中丰富的营养,创造了辉煌的草原文明,它与黄河文明、长江文明一起,构成了中华民族璀璨草原文化。三大文化互相交汇、影响、重组,不断创造新质文化。

 包含草原文化在内的多源一体的文化格局铸就了中华民族经久不衰的生命力,书写了华夏子孙生生不息、光辉灿烂的文明篇章。

 我们作为华夏儿女,在追根寻租,饮水思源,敬畏祖先的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历史的思考: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同时,我们必须大力弘扬传统文化,进一步发展中华民族的精神文明,不断提高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这既是我们责无旁贷的历史责任,也是我们告慰祖先、传承后人的现实选择。

[ 责任编辑:wzw
 

[ 免责声明:] 中国金融文学网 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读者阅读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投诉热线:010-52880249

标签:

相关阅读

 
 
 
 
更多

网友评论